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碉堡底下的伏击战


发布日期:2019-12-24 10:1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赛时礼著作


战争时期的赛时礼

赛时礼

赛时礼向烈士致敬

赛时礼创作手稿


赛时礼

  1944年春天,抗日战争进入了第七个年头,敌后抗日形势日趋好转,抗战必胜,日军必败己成定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不断失败,大量日军南调,使驻守胶东的日军锐减,这就迫使敌人不得不收缩兵力,实行重点防御。

  当时盘踞在胶东半岛东端的敌人,除加强烟台、威海一些沿海城市的守备外,又从山东伪警备总部调了一个伪军大队(三个中队约400余人)到文登城,以加强这个战略要地的守备,一方面在敌占区加紧推行第五次强化治安运动;另一方面不断窜到我抗日根据地里抢粮、抢物、抓牲畜、烧农具。敌人企图用强化治安和烧杀抢掠、破坏春耕生产的毒辣手段,以攻为守,达到他们既巩固治安区又想扩大占领区的目的。

  (一)

  那时候,我在文东(当时文登县分为文东、文西两个县)独立营二连当连长。根据上级的指示,我们营把三个连分成若干小分队,深入到敌占区和边缘区活动,寻机打击敌人,保护地方干部,以摧垮敌人推行的强化治安运动,用战斗的胜利,保卫春耕生产。

  4月13日晚上,大约11点多钟,营部通讯员小刘和小张同志给我送来一封急信,信上写道:

  赛连长,你见信后,带部队务必于拂晓前赶到七里汤东南小山上,我在那里等你们。行军路线:从公路北边绕过来,走小路,避村庄,勿惊狗叫……

  营长 刘剑秋

  1944年4月13日21点过5分

  接信后,我马上命令一排长周二虎、二排长袁所增集合起部队,进行了简单的动员,部队就出发了。

  自4月6日以来,我奉营首长指示,几乎每天晚上都带着二连一、二排(三排随营部活动)到文(登)威(海)公路两侧活动,保护区干部到靠敌据点的村庄里召开村民会议,宣传我党的抗日政策和八路军到处打胜仗的消息,打击隐藏在村里的汉奸特务,摧垮敌人建立的伪村政权,建立拥护抗日民主政府的红色村政权。白天,我们就隐藏在靠公路边的村庄里,准备随时打击公路上来往的小股敌人。由于我们曾在申格庄村伏击了敌人的护路部队,还在曹格庄村打毁了鬼子的汽车一辆,因此据点的伪军不敢出来催粮催款,文城日军的汽车也不敢再到威海去。这样我们在公路上就找不着伏击敌人的战机,干部和战士都为这阵子在敌占区活动没打个胜仗而心里窝火,现在听说要回去执行新的战斗任务,个个情绪高涨,人人勇气备增。

  部队是从山村出发的,当我们绕过高格庄据点时,从止马岭和洪水岚一带村庄里,不断传来慌乱的狗叫声。高格庄和杨家产的碉堡上,也不时地响着枪声。我们避开大路、村庄,爬山越岭,快步前进,在拂晓前到达了七里汤东南的山上。

  (二)

  营长正在山上等我们,营部的炊事员给我们做了一顿可口的早饭。

  营长一边吃着饭,一边向我谈了昨天袭击七里汤据点失败的情况:日伪军在距文登城七华里的七里汤村设有一个重要的外围据点。12日晚上8点钟的时候,在七里汤村以教学做掩护的我军敌工干部刘定一同志,派联络员给营长送来一份情报,内容是:驻七里汤据点的伪军小队长邀刘定一明天上午到碉堡上打麻将牌,该据点与我们有关系的那个伪军,明天上午8时在碉堡上站岗,伪军向麦疃后村要的粮草,限明天上午送去。刘定一建议营长利用这个机会,里应外合,拔掉这个据点。

  营长采纳了刘定一的建议,他命营部便衣班王本欣班长带5个便衣,化装成送粮草的群众混进据点,并叫二连三排七班梁班长化装成七里汤村到据点挑大粪的群众混入据点,协助王班长他们行动。

  第二天(13日)上午10时许,王班长和5个便衣担着粮草来到据点大门口,站岗的伪军一问是麦疃后村来送粮草的老百姓,正要放吊桥,突然伪小队长出现在碉堡门口,喊道:“过去送粮草的都是些老头子,今天怎么尽是些小伙子?要严格检查,防止混进来八路!”

  王班长一看伪小队长看出了破绽,知道无法混进据点,便顺水推舟,对门岗说:“既然老总怀疑我们年轻人,那我们就把粮草挑回去,叫村长再派老头来送吧。”

  伪军叫他们把粮草放下,但王班长不听那一套,担着粮草往回走,伪军不敢出来追赶,怕中了我军诱兵之计,只好一边打枪威胁,一边喊着把粮草放下,在碉堡上站岗的那个与我们有关系的伪军,此时也没有办法,只好也跟着喊叫。

  与此同时,已混进据点在厕所掏大粪的梁班长,听到外面的枪声,以为王班长他们和伪军打起来了,忙掏出手枪出来助战,不料被碉堡上下来的伪军发现,梁班长开枪射击,终因寡不敌众,被敌人抓住了。

  袭击据点的计划失败了,梁班长也被俘了,营长又懊悔又恼火。当日,天刚落黑,营长就命一连包围了据点,他们扛着梯子、拿着炸药包(假的),向碉堡上的伪军喊话,命伪军小队长马上放人,如果拖延不放人,就攻碉堡,叫他们坐“土造飞机”。伪军小队长在我军威逼下,只得把梁班长放了出来。

  夜里10点半钟的时候,在日军守备队当便衣班长的我军情报员赛有勇同志,派联络员给营长送来了紧急情报,大意是:从侯翻译口中得知,明天(14日)上午8时,日军守备队长布施将带日军一个小队,乘两辆大汽车到威海参加日军陆军司令官吉山召开的紧急军事会议。布施怕中途遭八路军的埋伏,命伪大队副庞瑞带两个伪军中队,明天拂晓前出动,到高格庄至曹格庄一段公路上警戒,保护汽车通过。

  这个情报来得太及时了!城里敌人的机动兵力被布施带走了一半,这时包围七里汤据点,调动城里的敌人去救援,就能来一个漂亮的“围点打援”。营长又找到了打击敌人的有利战机,一肚子的火气一扫而光,正是为了打这一仗,营长才把我们连夜调了回来。

  营长对这次战斗作了详细的部署:二连、三连围困据点,不准伪军下碉堡,一连埋伏在七里汤村东头和夼北村南边,二连的一、二排埋伏在七里汤村东南的小山上,这样就形成了三面埋伏之势,城里的敌人出来增援,不管分一路还是分两路,都必然从我们的伏击圈内经过,只要部队隐蔽得好,打得突然和勇猛,就能够消灭敌人一部分。我接受了任务,对干部和战士进行完战斗动员,天已经大亮了,我命部队隐蔽在小山的松林里休息,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三)

  火红的太阳从驾山东边升起有两丈多高了,忽然,从七里汤据点传来了激烈的枪声。从望远镜里望去,只见碉堡上的门开了,伪军踏着梯子要下碉堡,三排开枪射击,伪军又关上了门。子弹打在门两旁的石头上和铁门上,火星四溅,伪军不敢下碉堡,就在碉堡顶上打机枪和扔手榴弹,同时还放二踢脚爆竹,显然这是伪军向城里日伪军头目报信求援。

  这时,从城东北方向又传来机枪声和炮声,一问营长,原来是五区中队在配合我们行动。昨晚营长写信调我们回来的时候,同时派便衣班的小丛去通知五区中队,命令他们在拂晓前赶到高格庄至曹格庄那段公路南边的小山上,用麻雀战、地雷战打击护路的敌人。

  9点钟时,碉堡上的机枪和手榴弹又响起来了,我望着城里,焦急地等待着敌人援兵出动。11点多钟,营部便衣班班长从山东坡跑上来,气喘吁吁地向营长报告:“刚才于云海(我方打入伪县政府当建设科长的敌工干部)同志派联络员到联络点告诉我,伪大队副队长杨子实和日本指挥官带着一小队鬼子和伪军两个中队,到七里汤增援。”

  “敌人到底上钩了!”营长高兴地命我马上作好战斗准备。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从城西村西头出来十多个敌人,从他们的穿戴可以看出,其中有杨子实、日本指挥官和日军小队长,还有两个伪军中队长,其余的是传令兵和护兵,那几个日伪军官举着望远镜边向七里汤据点和小山上观看,边指手划脚地说着什么。接着,大批日伪军就分两路出了城西村,一路沿着公路直奔七里汤村,另一路沿着小路,直向我们隐蔽的这座小山而来。

  我粗略地数了一下,沿公路走的有100多伪军(一个中队),沿小路走的有150多个日伪军(一个中队伪军和一个小队日军)。其中的日军都头戴钢盔,肩扛着枪,明亮的刺刀闪着寒光,看着两倍于我们的日伪军已向小山而来,我们都作了打恶战的准备。

  (四)

  碉堡上的伪军疯狂地向七里汤村上空打机枪,显然这是向援敌示意村里有伏兵,但援敌并没有明白伪军朝村上空打枪的用意。

  向小山而来的敌人走到山腰时,突然不向山上前进了,而是沿着山腰的小路直奔七里汤据点。他们企图采用迂回包围的办法,围歼包围据点的我军。

  敌人钻进了我们的伏击圈,营长果断地向我下达了命令,叫我按照他前面所说的战斗方案打击敌人。

  我命周二虎排长带着全排,从山东坡运动到敌人的背后打击敌人。

  我带着机枪班和袁所增那个排迅速运动到山西边的岭上,从左侧打击敌人,目的是把敌人赶到七里汤村东头的泊地里,聚而歼其一部。

  山半腰这路日伪军光顾着去解据点之围,对一排运动到他们背后和二排运动到他们的侧翼毫无察觉,我命二排用排子枪和两挺机枪一齐向敌人开火,一排也从敌人背后射击,雨点似的子弹呼啸着射向敌人,打得日伪军慌了手脚,连滚带爬地向山下跑去,敌人龟缩在山脚下向我军还击。我命令机枪猛烈地射击,掩护一、二排向敌人进攻。由于我们打得突然,打得勇猛,战斗一打响,就把日伪军打得乱成一团。经过一阵激烈战斗,敌人支撑不住,抛弃了几具尸体和几个伤兵,架着被打伤的日伪军官,没命地向公路上那股伪军靠拢。

  当两股敌人汇集在一起,正要向七里汤据点逃跑时,埋伏在村东头的一连一排,迎头向敌人射击;埋伏在夼北村的一连二、三排也向敌人的右侧射击,这时敌人都撤到村东的一个小菜园里,依靠半人高的围墙进行顽抗,机枪、步枪一齐向我军射击。

  此时,小山上燃起了大火,浓烟冲天,这是营长命令一连出击的信号。

  一连一排从村东头冲了出来,从正面向敌人进攻;二排从夼北村冲出来,从敌人的右侧进攻;我指挥着二连的一、二排从敌人的背后和左侧向敌人攻击,敌我双方在村东头的菜园地周围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营长亲自指挥我们向敌人攻击,周二虎和袁所增排长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带着部队匍匐前进,在机枪的掩护下迅速接近了敌人,向敌人猛投手榴弹。在爆炸声中,20多个日军冲出了菜园,他们端着明亮的刺刀,嚎叫着向二连的一、二排冲来,周二虎和袁所增指挥着部队跟敌人拼了刺刀。一刹时,喊杀声、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整个菜园上空硝烟弥漫,遮天蔽日。干部和战士都杀红了眼,肖永华和赵德文班长每人刺死了一个鬼子,有的鬼子被刺伤,躺在地上打滚。在我军的狠狠打击下,日军又逃回了菜园,进行固守。

  这时营长命一连集中兵力从北面打,命二连从南边和东面打,西面留出空隙,让敌人向据点里逃跑。

  遵照营长的命令,我把一、二排分成四个投弹小组,在机枪的掩护下,一个劲地向菜园里投手榴弹,日伪军没带手榴弹,只能用机枪、步枪向我军射击。敌人被我们打得守不住了,就施放了烟幕弹,一瞬间,黑烟滚滚,菜园周围对面不见人影,敌人在烟幕弹的掩护下,从村西北角冲了出去,狼狈地向据点逃去。

  我军在与援敌激战之时,碉堡上的伪军没敢下来,只是在碉堡顶上打枪、喊叫。当援敌逃到据点眼前时,包围据点的三排一面阻击,一面向村里撤退,有意把敌人放进了据点。

  这场“围点打援”的战斗,不到一个半小时就胜利结束了,我们两个连的兵力打败了250多个日伪军。这次战斗,二连得机枪1挺、步枪8支、手枪1支,子弹2000余发,俘虏伪班长1人、伪兵8人、打死日军5人(内有上士班长1人),打伤伪军20多个(击毙伪小队长1个、伪班长两个)。

  我们两个连只牺牲了两名同志(内有排长1名),4名同志负伤。






责任编辑:林雪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